上市一年多腰斩一半多,拿什么拯救你,小米的市值?

 

为了提振股价,小米集团拟再度投入120亿港元回购股份,而此前频繁减持的小米执行董事、总裁林斌承诺一年内不减持。另外,上市后,小米集团已经对组织架构进行了7次调整, 手机+AIoT 的双引擎战略在不断推进。

不过,资本市场目前仍将小米当成硬件公司,而并非互联网公司,距离雷军所期待的 小米的估值应该是乘以苹果 尚有遥远的距离。

然而,8月以来,开始有券商将小米集团目标股价调高至22港元,这是去年7月18日盘中的最高价。

一张图看小米市值拯救计划

互联网公司 估值逻辑未获认可

上市是小米发展史上高光的瞬间。彼时的小米IPO发行价17元港币,估值543亿美元,已经跻身有史以来全球科技股前三大IPO,而且是香港资本市场第一家 同股不同权 创新试点。

按收盘价计算,去年7月9日的总市值为3759.2亿港元;去年7月13日,小米总市值达到4799.7亿港元;7月18日盘中最高价22.20港元,总市值4967亿港元,逼近5000亿港元。之后每况愈下,荣光不再。

今年以来,小米的股价已跌去31%。截至昨日收盘,小米股价报8.94港元,相比IPO发行价,近乎腰斩。总市值亦跌至2144亿港元。小米当前总市值与诺基亚相当,是高通总市值的三成不到,是苹果总市值的两成多,是思科总市值的一成多。若与阿里巴巴相比,小米的总市值约等于半个阿里,与更是难以相提并论。

据公开信息,小米集团创始人雷军曾公开表示,小米的估值应该是乘以苹果。这一估值的背后,是将小米定位成以手机、智能硬件和LoT平台作为核心的互联网公司,而不是一家硬件公司。

但事与愿违,在机构投资者占八成的港股市场,小米作为互联网公司的估值逻辑,并未获得认可。同时受到香港市场氛围的影响,小米集团股价连续下跌。

小米董事长雷军对于小米投资回报的看法亦发生变化。上市前夕,雷军在致全员公开信中宣称: 最早期的VC,第一笔500万美元投资,今天的回报高达866倍! 上市当天,雷军亦发出豪言, 要让首日买小米股票的人至少赚一倍 。今年1月初,雷军回应股价问题时表示: 我相信小米优秀的价值观及其出色的商业模式,正在推动中国各行各业发展,相信未来一家伟大公司的价值一定会被体现出来的。

拯救估值之频繁调整组织架构

上市以来,小米已经进行多次组织架构调整。

根据公开信息,去年7月23日,小米任命原手机部副总裁颜克胜为集团副总裁,兼任集团质量委员会主席,直接向雷军汇报。

同年9月13日,小米进行了影响颇大的组织架构变革,新设立集团组织部和集团参谋部,旨在进一步增强总部的管理职能。

同年12月13日,小米宣布将销售与服务部改组为中国区,要进一步加强中国市场的投入,并任命集团高级副总裁王川为中国区总裁,向CEO汇报。

而今年的组织架构调整亦不少。

2月26日,小米宣布最新一轮组织架构调整,成立技术委员会,任命崔宝秋为集团副总裁和集团技术委员会主席。雷军在内部会议上指出,要继续强化技术立业,技术事关小米生死存亡,是小米持续发展最重要的动力和引擎。

5月17日,小米集团加大对 手机+AloT 的双引擎战略的推进,加速大家电战略布局等,对外宣布其组织架构进行重大调整,并成立大家电事业部。小米集团董事长兼CEO雷军兼任中国区总裁。

5月31日,小米集团宣布了新的组织架构调整和任命通知。小米将原集团质量办公室与安全合规部合并为新的集团质量办公室,任命李涛为办公室主任,向副总裁颜克胜汇报。

今年7月1日,小米集团再度进行了组织架构调整,同时成立集团采购委员会和设计委员会。

在外界看来,小米如此频繁的组织架构变动,是为了符合公司的未来发展战略。

不过,小米的营收增速在放缓。今年二季度,小米营收520亿元,同比增长14.8%,而去年同期的增速为68.3%,增速放慢。从二季度来看,智能手机营收占比仍在六成左右,IoT与生活消费占比由去年同期23%升至近29%;互联网服务收入占比维持在8.8%。尽管如此,小米集团所交出的二季度报也远超市场预期。

拯救估值之回购与股权奖励

历经6月3日至7日3日的19次频繁回购,小米集团的总市值从2183亿港元回升至2346亿港元。不过,在短暂的奏效之后,8月21日前后,集团高管林斌多次减持,小米市值再度下跌。

8月27日,林斌公布自愿承诺自己及其控制的实体,自公告日起365天内不会再出售其直接或间接拥有的小米集团股份。

8月30日,小米集团的总市值已跌落至2044亿港元。

步入9月,小米集团董事会正式决议行使股份回购授权,以最高总价120亿港元于公开市场回购股份,此举被认为是挽救小米市值的奋力一搏。

雷军亦对外界释放对小米集团的信心。雷军近日表示, 就像很多人问我,小米能不能超过苹果?我认为每一个企业家都要有这样的决心,但是需要时间,需要基础。

小米这次回购动静不小。回购公告出来,9月3日收盘小米股价涨逾4%。实际上今年以来,小米已经多次回购自家的股票,今年1月、6月和7月,小米集团各回购了1997.22万股、9792.78万股和761万股,代价分别为1.99亿港元、9.25亿港元和7484万港元,共耗资近12亿港元。尽管年内多次回购,但小米股价却依然不振。

除了回购大法,小米又祭出3亿港元股份奖励计划稳定军心。9月4日,小米集团发布公告称,董事会决议根据股份奖励计划奖励合计3499.1749万股奖励股份予457名选定参与者,按昨日收市价8.65港元计算,股份价值约3.03亿港元。完成后,仍有约10.42亿股股份可根据股份奖励计划进一步奖励。

机构:小米仍面临较大不确定性

按2018年报,小米全年收入1749亿元,其中智能手机收入1138亿人民币,占比65.1%,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438亿人民币,占比25.1%,互联网服务收入159亿,占比9.1%。而到了2019年中报,公司第二季度收入520亿元,智能手机收入占比61.5%,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占比28.7%,互联网服务收入占比8.8%。从收入构成看,手机仍然是小米的重头戏,但手机收入略有收窄,IoT与生活消费产品收入则渐渐提升,互联网服务收入一直并未展露出活跃度。

中金公司预测,小米2020年市盈率约为15.6倍,处于联想、苹果等硬件企业的水平。目前来看,小米估值已回归至市场的 合理 水平,但远低于互联网公司平均30倍左右的市盈率。

国金证券分析师唐川认为,小米集团的 互联网属性正在收窄 ,同时认为,到第二季度,小米的手机业务依然持续低迷,行业瓶颈期持续。唐川表示,除了竞争日趋激烈的因素之外,小米手机目前最大的痛点是产品策略不够清晰,产品卖点不够抢眼,在竞争对手的全面阻击之下,急需寻找下一个破局点,而5G将会是小米手机未来决定命运的最关键之战。

2019年一季报后,国金证券曾给予小米 中性评级 ,认为2019年之于小米是持续挣扎的一年,小米的 战略转型 正在 艰难突围 。唐川当时指出,智能手机在短期内已难逃颓势,IoT业务将成为营收的关键组成部分,其中电视成主力选手。但是, 对于其它大家电品类,小米需要在模式认知、渠道扩张和产品痛点上做深度调整,照搬原有经验无法通吃家电赛道。 唐川如是认为。

IoT业务的确也并不是高枕无忧,光大证券分析师就表示,鉴于大家电新品类年内业绩拉动作用稍显不足、核心电视业务面临华为等新进入者潜在威胁,下半年IoT业务面临增速放缓压力。

国金证券近日研报称,小米集团互联网属性收窄,防御性运营策略启动。国金证券认为,小米调整以规模为核心的策略,转向稳固利润和现金流运营方式。

方正证券则认为,小米集团在低迷环境下,提升运营效率,夯实竞争力。手机为5G技术革新做好充分准备,国内外出货量稳健,同时loT业务保持高速增长,小米集团的抗风险能力和多元化能力均有所提升。

令人关注的是,根据目前机构的评级,投行对小米集团的目标价均在10元以上,最高目标价达22港元。不过,小米集团暂无合适的对标公司。若参考苹果的估值进行参考,截至昨日,小米集团的市盈率为17倍,市净率为2.5倍;而苹果市盈率亦为17倍,市净率为9.8倍。若小米集团的股价达22港元,则其市盈率将远超苹果。

股民:小米是硬件公司、互联网公司还是投资公司?

在东方财富股吧、雪球等投资人社区,关于 天价回购 的讨论仍然激烈。尽管回购消息后,股价有所回弹,依然有股民不买账,认为 信心不是说重建就能重建的 。也有投资者质疑:120亿天价进行回购是否比直接向股东分红更好?

有限的资金本来应该用于研发和经营,但在雷军手上却变成了托市的工具。 一位股民表示, 一个公司太注重股价变化而不是注重产品的变化,那么走不长远。研发和创新才是股价保证核心动力。

在众多投资者看来,目前对于小米的疑虑主要在于主业不突出。小米的业务很多元,但问题就出在什么都做,但竞争力都不太强。小米到底是硬件公司、互联网公司还是投资公司?也一直备受争议。而 是一家什么样的公司 是决定业务天花板高低和二级市场估值的关键。

小米现在就是个股权投资公司,而不是科技公司,研发占比那么少。 有股民如是抱怨, 跟竞争对手拉不开差距,也没有独享技术和专利对抗竞争。 从2019年中报披露的研发支出来看,占所有支出费用的39%左右,但环比一季度减少了6%。

责任编辑:周星如